碎碎念

我要立flag

我要更文

我要填坑

我要!!!


坐等被自己打脸(趴)

久久久违的脑洞!



天气渐渐凉了,可还不至于到开暖气的程度


堂本刚早早换了两个人的厚被子出来,盯着发愣


光一一向是晚睡的,而且睡得很沉,这天晚上突然醒过来,恍惚觉得自己的右臂有些发麻


夜灯的暖光从角落里蔓延过来,下意识想动动发麻的胳膊,才猛的反应过来,怀里多了一个人——自己的胳膊显然是被当成了人肉枕头


微微低了头,支棱着的短发扎到自己的下巴传来似痒非痒的感觉


就这么僵持着,他不动,怀里熟睡的人也不动


沉沉的睡意袭来,光一低头,唇触到某一缕翘起来的头发


晚安……


再次惊醒是被某个人噗通一下从自己胳膊上翻下去,显然觉得冷,宽大的被子把脸都遮盖住了,圆滚滚的团成一块年糕...

开放点梗,如果有人点的话
截止到明天这个时候

emmmm
生生实在是嗑不出来了_(:ᗤ」ㄥ)_
绝对不会坑掉就是了

或者脑洞里挑一个写个后续什么的也行哈哈哈哈哈哈哈

脑洞ヾ(๑❛ ▿ ◠๑ )

堂本先生的中年危机

“扣酱爸爸,你更喜欢我还是更喜欢吱呦爸爸~”

堂本光一先生看着乖乖坐在床上眨巴着大眼睛的亲亲闺女,觉得遇到了人到中年最大的危机

危机的源头偏偏毫无知觉,还撅着一张同另外一位爸爸同款的三角嘴唇,似是已经生气自家爸爸长时间的不回答

“光一,洗澡水放好了快点带小公主去洗澡啦……”
“来了来了!”

浴室里,光一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汗,长长舒了口气
里边小公主开心的在玩水

总算是有惊无险

“生生”那个啊
我写了八的一半
七的一半
然而
对不上ㅍ_ㅍ
一个番外写了开头_(:ᗤ」ㄥ)_

此名寄生

堂本刚看着拴在手腕上的红线笑了笑,轻轻往外拉,红线仿佛有生命般跟着拉长了一段。

低头轻轻稳过牢牢缠在腕上的红线,低低叮嘱了句:“我这次不会走太远的。”

仿佛回应般,红线抖了两抖。

海滩不远的新建起了一座小屋子,里面住了一个留着长发的年轻男人,不过村子里的人都没怎么看到过他。

只有偶尔那么一两个迟归的渔夫会遇见他手上缠着一根细细长长的丝线,在落日的余晖中捡拾海滩上七彩的贝壳。

傍晚的海风撩起遮挡了他大半面容的长发,显露出一张村子里少有的精致面孔。

奇怪的是,那个男人手腕上的丝线像是没有尽头一样,不论他走多远都可以。

也有不少听了传闻的少女在傍晚的时候偷偷躲在海边的林子里,只想偷偷看...

仙子,别跑啊~(八月十五特供月饼)

玉兔吱呦×嫦娥仙子扣酱的设定
傻白甜
没头没脑
脑洞来着基友小野桑
么么哒
月饼节快乐!

玉兔吱呦喜欢他们家嫦娥仙子扣酱。

显然他是个公兔,他家仙子也是公的(划掉)男仙子。但是更显然的是,自家仙子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公的。

更严重的是,自家仙子天天都和最新一任的吴刚仙人勾肩搭背。每每想到这里,吱呦都忍不住把爪爪里的药杵重重的多怼两下。

每天早上,例行的早会,扣酱仙子会例行的摸摸自己的头,夸夸自己最近的工作做的好棒,就是有的药渣太碎了些,要注意一点。然后抱着自己一路到药庐,再在自己的目光注视下,飞一样地(其实就是)往吴刚仙人的方向跑。

等到自己仙子的身影消失,吱呦才会收回目光,然后脸...

脑洞(*꒦ິ⌓꒦ີ)

“律师先生,抱歉,我……”一双无辜清澈的眼睛看着一身正式严肃打扮的男人,带着深深的愧色

“不,不要先想着拒绝我,”西装革履的男人摆摆手,“我并不缺那些诉讼费,而且,也不是单纯为了你。”

对面的青年人眼中的不安褪去些许,微微抿唇,眼睛中闪现出的光彩,显示出一种青涩少年人的气质。

律师先生收回自己的视线,把目光放到自己面前的一摞资料上。显然,自己未来的代理对象并没有表现出的那么单纯无害——至少对于这些案综的数量来讲。

“额…堂本刚先生?”

“您可以直接称呼我的名字的,律师先生。”

“……好吧……说起来,我和刚君还是同姓呢!”

“律师先生也是姓堂本的么?”一个大大的笑容出现在囚犯的脸上...

脑洞┌("◎o◎;;)┘

没头没脑的剧情和一点点abo设定
自动避雷
这个肯定不会写后续了┌("◎o◎;;)┘
以上

……………………我是正文分界线………………

甜的

光一把吉他放在一边,蹲下把琴盒里零散的纸币和硬币抓起来,粗略的数了数,塞进了自己外套的口袋里——今天的饭钱有了。

附近的流浪汉和街头艺人不少,这片闹市区人流量很大,随便摆个什么摊子,一天下来都能混一点零钱买些食物;如果长相再漂亮俊美些,可能会更加受到欢迎。

光一把吉他放进琴盒里,眼角的余光看到对面的那个人也在收拾东西。那个人刚来不久,身上总是穿着一件墨绿色碎花的衬衫,衬衫总是有些皱皱巴巴的。很明显那个人很受欢迎,至少他圆圆的眼睛望过来的时候...

脑洞(ノ´д`)

“先生,这边走……”

太平间的门被打开,一股冰冷的风吹在身上,一旁的警察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全身黑色西服,面无表情的俊美男人率先一步走了进去,太平间中央的停尸用的床上正放着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

男人站在床边一步远的地方,盯着盖着白布的尸体出神

旁边的警察絮絮叨叨的按照程序把一些情况说完之后,看着男人仍旧没什么反应的样子,默默为自己叹了一口气

“您确认一下吧,这是不是……呃……您的朋友……”一时之间似乎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想了想办公室的资料上被标红的地方,警察先生觉得自己很头疼

“警察先生,请问可不可以让我……让我单独……”黑衣男人终于开口了,眼神却仍然注视着白色布料所覆盖的尸体

警...